• 7阅读
  • 0回复

同桌往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栩栩如生
 


同桌往事
  献给我们终究会远去的青春,纪念我们最终踱着快乐步伐的成长。

  

  同桌往事

  ——tulips_rl

  

  

  题记:生命中,不断有人走了,又有人来,重要的是,当我们一个人时,不会感到孤单,因为缘分,因为相识的情谊,都是极其可贵的东西,这些都是不会轻易被忘掉的.无论现在我们正在哪里奋斗,我都为年轻的你我祝福.我很感激,你是我年轻生命里的朋友.

  前言

  早就在心里盘算将过去关于同桌的事情记录下来,一直觉得是个比较浩大的工程,也许写下去会没完没了,所以迟迟没有动笔,现在想想,就算是纪念一下也是应该的吧,不然等大家再大些,过去的那些事情或许会变得越来越模糊.

  读高中那会儿,老师硬是要将男女搭配着坐,并且隔两个星期都换座位,换同桌.忘记自己有过多少个异性同桌了,反正每次都是和男生坐,班上女生太少了,都是一个女生和两个男生坐的.好的,废话不多说,谈谈那些时候吧.

  1开篇

  在和阿矿坐之前,我们是不怎么认识的,说话是比较客气的,反正我也不怎么喜欢这个人.觉得他的声音不好听,带着他那个地方的土味.其实有时大家都喜欢拿他们那个地方的口音开玩笑,也不伤大雅和气.

  他和我坐的前几天,客气了几天,后来大家都原形毕露,发现彼此都还算是脸皮不怎么薄的人,于是都开始不拘小节了.其实已经忘记了我们是什么时候,是怎么开始不客气的.

  好像我老喜欢说他长得丑吧,说实话,那家伙不怎么丑,就是黑黑的皮肤,古铜色的脸,被我笑话为农民.他一米七八的样子,身材很匀称.有时候他那张铜色的脸也会红彤彤的,像个猴屁股,哈哈,(这话没当他面说过,不然他会杀了我.)反正我喜欢称他那张脸为老脸,就因为觉得他比我们都大一点,是我们上一年十二月出生的,所以我觉得他比较老.有时在我自言自语哼哼他为老东西时,他会歇斯底里地发作: “不就是大几个月嘛,用得着吗你?”这时我会轻蔑地朝他瞟下,露出坏坏得意的笑容.他当时肯定在心里骂我不是人.那针锋相对的眼神似乎在说:小人得志!

  2他为什么叫阿矿

  阿矿其实有个好听的真实名字,但是大家都喜欢叫他阿矿了.为什么叫阿矿呢?他一米七八的身高,还算魁梧的身材,加上还看得过去的老脸,去挖矿是不是可惜了点?其实是这样的,阿矿对班上每个女生都很好,都很爱护的那种,在这点上我还是愿意承认他的善良的.于是有些没事的人在承受学习压力之余,喜欢找些饭后茶余的谈姿来当个笑话大家娱乐一下.况且阿矿是个好说话不怎么计较的人,不会对这些笑话认真.大家就拿他开玩笑,说他喜欢挖墙角,挖墙角后来又演变成挖矿,因为他本来就不是真的挖墙角嘛.于是阿矿这个名字就诞生了.

  3画图小事

  那时我对我们班一匹小黑马挺感兴趣的,既然我和阿矿同桌,有时也就北京白癜风医院控制不住低声下气向他打听下黑马的事情.

  “小黑打球怎么样啊?”我笑嘻嘻问他.

  “不知道!”末了加一句“哼,你自己有本事去看啊.”这个老东西竟敢如此没有礼貌.

  我压住火,仍然装出笑脸盈盈地继续.

  “听说你打球不错哦,真的吗?”我问.

  “嘿嘿…嘿嘿…”他只顾着在那儿低着头偷偷傻笑,令我在心里对他更添几分鄙视.

  “你怎么知道啊?”他笑嘻嘻反问我,一改刚才那张不屑一顾的臭脸.

  “切,笑你个头啊,你还真以为打得不错啊,瞧你这副德性,就知道是个水手!哼!”我气乎乎走了.他在后面嘴估计张成0型,”我又怎么得罪你了啊?真是的!”那歇斯底里的土味又开始折磨我的脑细胞.

  课间,他拿出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一个非常幼稚的只有小学一年级的小妹妹才会画才会喜欢的图像.我斜着眼瞟了下,露出轻蔑的眼神.他仍然小心翼翼拿在手中,自顾自欣赏,不看我.

  “知道是谁画的吗?”他问我,

  于是我转过头去再看了一下,“不屑于知道!”我回答道.

  “是你的黑马画的.”他静静说.

  “啊,”我突然猛地扭过头去,抢过来, “真的?他画的?哇,好有意思哦!哈哈!”当时我的反应应该很夸张,竟然很激动起来,真的----突然觉得画得好有意思, “呵呵!阿矿,”我讨好似地叫他.

  “啊?什么?”他侧过头来.

  “把这个送给我好不好?”我带着求他的口吻.

  这时他突然趴在桌子上窃笑起来.

  “怎么了?”我问他.

  “那是我画的,哈哈!”他捧着肚子笑.

  “什么?你画的?”那幅画一下子在我面前变得幼稚好笑,甚至恶心.我连忙丢还给他. “哼,不要了!画得真恶心!”

  “啊?”他一脸无辜委屈地看着我,“你真的不要了啊?”

  “是滴!不要了!你拿着滚吧!”我气乎乎地说.现在想来,我当时是不是好过分啊,不仅那样”势力”,而且出言那么不逊.

  “哼,不要算了!”我看到他又好好将那幅幼稚的东西小心翼翼收进去了.

  4修表

  一天我趴在桌子上,欣赏我那支刚买的新表,很得意.突然发现它的分针有点不对齐,于是开始纳闷起来.

  “怎么了?”语气似乎比较友好,莫非全然忘记昨天的事了?

  “嗯,这个东西----有点问题.”我叽咕着.

  “拿来我看看.”他顺手就拿了过去.这时上课铃声响了.

  是老杨的物理课,班主任的.所以平时上课睡觉的,说话的,吃东西的,这节课上,都有所收敛了.没想到阿矿,还是像没上课似的,在那儿认真拆着手表零件.我当时想,这家伙,肯定是小时候没玩过变形金刚,这不拿我的手表当玩具,当试验品瞎摆弄.瞧他的样子,像是周围什么事都跟他无关似的.我当时还怕被老杨看见他没听课,他被训被骂被打是小事,要是老杨发脾气将我心爱的手表摔到地上怎么办?

  “你快点儿!”我趁老杨出去的间隙对他高声吼到.

  “有没有搞错啊,是我在帮你耶,真没良心.”

  我看到好像弄好了,就连忙抓过来.真的弄好了,我把表拿在手中反复盘玩着..

  “你是不是忘记做什么了?”他再次对我叫嚣道.

  “什么?忘记什么?”我不知所措看着他.

  “你看看,就是为你修表,我课都没听见,我现在看不懂了….”

  “切,是你自己要修的,我又没逼你!自己多管闲事!”当时有点故意气他的意思,不过也在一定程度上显露了我对他的蛮横无理.

  “我算是认识你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他那孩子气的委屈,那带着土味的声音让我觉得很好笑很好玩.

  “哈哈哈哈….”我仰天长笑, “现在才认识是不是有点晚啊?哈哈…”

  “瞧你那德性…”他蔑视的声调让我挺有成就感的,呵呵!

  现在想来,当时自己确实有些没良心的,他那孩子气的委屈现在竟然成了我的回忆和思念.(此为后话)

  5有人说不喜欢他

  阿矿喜欢笑,可是他笑的样子很难看,笑声也很难听,用我的话说就是杀猪般。

  我讽刺他多了,他也开始回击.有时我喜欢在课件或做作业时哼下歌曲,他就显露不满了,脸上一股鄙夷之色. “得了,那么难听还哼那带劲.”我想他是嫉妒或者是报复才这么说.谁知他又特意转过头来,很认真对我说: “我说真的,很难听,不要唱了好吗?”气得我半死.于是抬高分贝来掩饰内心感受到的 “羞辱”, “你这个笨蛋,有本事你不要在我旁边坐了,你快给我滚开!”发泄完我猛然发现班上本来还都低着头做自己事的此时都抬起头往我们这边看来,是盯着看!我想我是胜利者怕什么,就仍摆出一副得理不让人的姿势看着他.其实心里虚死了,心想真是掉得大.他似乎也感到挺尴尬的,鉴于我居高临下的气势,他带着些不情愿但又悲凉新媒体总监的表情离开了座位.当然总是有人欢迎他的,很多人喜欢和他玩.这不,他走掉以后,过一会我发现正和一团女生在那里有说有笑笑.还时不时用“轻蔑”加不屑一顾的眼神往他的老窝这里扫一扫。我窥见到后脸立即转180度,仍不忘了回他一个“不屑一顾”。

  其实呢?他像个贾宝玉似的!但似乎又比贾宝玉让我感到有意思多了,起码他还敢和我顶嘴.

  和一个女生晚自习一起回宿舍,她告诉我她特不喜欢阿矿,然后一一列举阿矿让她感到不好的地方.言词有些偏激和过分.我当时居然很不满起来.为阿矿叫屈. “你只是还不了解他而已!” 虽然我和他几乎每天都要吵架,但我觉得就本质来说,他还不是个坏男生,至少还算是个善良的男生.

  第二天,那个女生又跑来找我,说她现在觉得阿矿人好好啊,当然她不叫他阿矿,她总是喊他真名.我说什么事让你改变看法了啊,她带着很神秘表情, 很感激的口吻: “今天我玩钉书机时将钉子钉到手里面去了,他当时恰巧看到了,立即跑到医务室买了创可贴给我.”我想这在阿矿,是很平常的事啊.

    

  6不想和你坐

  狭路相逢,又在教室门口碰到那个倒霉蛋,他笑嘻嘻看着我,一看他那色眯眯的样我就觉得恶心,用眼狠狠瞪他,。

  “模样,我又惹你了?”他一脸无辜,带着是纳闷不平的表情问我.

  “没什么,看到你就不爽,瞧你那丑样,还出来丢人现眼!”

  “ 你才丑,自己长得几好看哟,好意思说我.又胖----又丑!”

  “你再说一遍试试!”

  “怎么说北京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是那个了?你还能把我模样?”

  看到我气鼓鼓的样子,那家伙又似乎怕了.一脸陪笑.我静静跟他说,我去跟老杨说了个事,他预期地问我什么事, 我说我不想跟你坐,他一听愣了下,但还是问我说了什么原因,我说我跟老师说不跟你坐没有原因,没想到他听到这句话后整张脸骤然冰冷下来,扭头就走了.

  我知道他当我说真了心里难受了.他就是这样,一个大男生,为什么总喜欢这么感情断事呢?姐妹们也都有些觉得他多愁善感,有时候很容易伤心难过.这样不好,我为此真真瞧不起过他.

  后来我还是担心他多想,曾主动跑过去跟他说话,想解释,他对我没好脸色,并且跑开了.但我知道他的坏脸色并不真是坏脸色,他只是像个小气点的孩子,有时也耍下脾气而已.所以我知道他对我说的很多气话不必当真,他却不知道也可以不把我的某些话当真的.当我开玩笑过火时或者莫名其妙不理他时,他应该坚持下的,而不是真的也不理我了.虽说现在我跟他关系似乎又可以回到从前,可是当中我们原本可以过得更愉快点的.但是,阿矿在我年轻的时光里,并不是给我创造最多惊喜的人,这个我知道.可能跟那个高三有关,也还可能是缘分本来就不很深,又或许我过于胡闹而又不被他了解.

    

  

  似乎还没有写结尾,也许这个结尾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在我的故事中继续出现,在我的回忆中继续展开。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