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阅读
  • 0回复

山寨三部曲——童年(1)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bmmfm
 


山寨三部曲——童年(1)
  

  偶然间想到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这样的三部曲,晚上细想起来,也还是颇有些想法的,所以记录一下吧!

  

  常常回忆是否就说明年龄大了呢?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早就开始怀旧!可能童年太过美好,而现在的生活又太过平淡吧!

  

  似有千千语,笔下却无言!

  

  

  山寨三部曲——童年(1)

  ——蓝色鸢尾

  

  

  不妨就将四季作为逻辑吧:

    

  Spring!

    

  不想说花有多么多么漂亮,树有多么快地绿起来,男生一般不会太注意这些的!

    

  我们的想法是:树绿了,我们就可以拧笛子了。杨树,柳树都会成为我们下手的对象,而且我们慢慢地抓住了内在,用杨树枝拧成的笛子声间低沉,好似吉它上面粗弦的声音,也像是西方电影里征战前吹的长号,而用柳树枝拧成的笛子,声音非常悦耳,好似天籁一样。小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头,中午是决计不会睡觉的,谁睡觉谁就被孤立了。

    

  小时候疯狂地看动画片,记得最深的就是《聪明的一休》与《足球小将》,一休太聪明我们没有办法学,足球嘛,我就央求爸爸用20块钱买了一个足球。每天下学,一帮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就背上书包去麦地里踢球,练猛虎式踢法,练倒钩射门。我们那里春天风也不少,于是常碰到“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好戏,可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我们的训练。刮着大风,沙子吹到脸上生疼,可谁都不会半路放弃,每个人心中都在想着练成任何一种脚法,以后就是天下无敌了。每次想到大风里十几个青头小子奔跑在风中,誓要练就江湖失传的绝技,那种执著,那种追求,我想如北京果中国足球队有我们这种精神的话,早已经成为天下第一了吧,小罗小小罗这种小喽罗,应该不会站在历史的高度让人瞻仰了!小时候干的事情,现在已很难理解,有时候都怀疑到底有没有过那样的事情发生,可是跟我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同伴们都证实了它的存在,于是坚信曾经干过那样伟大的事情,可惜的是,只练高级的踢法了,基本功都不会,所以现在仍然是超级替补的选手,有点浪费从前的训练了!

    

  一到春天,我家的动物们似乎就要证明它们的存在了,小猪,小鸡,还养过小鹅,小兔子。他们都会赶在春天里养育下一代,于是一到春天就会看到这些小动物们聚到一起,我们家简直就像是它们当家了,毫不知晓它们自己的地位,尤其是,每次出门之前,妈妈总说出去的时候小心着点别踩着它们了,于是我就很生气,居然抢我的幸福,恨煞小夫矣。记得很清楚的是,有一次跟一只鹅闹矛盾,我就是不给它让路,它就那样瞪着,也一动不动,我妈妈看见了,就说让我靠一边去,让鹅先过,气得我当时,貌似还哭过一小鼻子呢!后来我去上学每次回家那只鹅就追着我叮,爸妈只喊它不要再叮了,那是自家人,可那只鹅甘露聚糖肽注射液说明书患者要多了解好像就是跟我不对眼,冲突总有!后来,那鹅因为什么给死了,我还高兴得手舞足蹈过,可这高兴只持续了一瞬间,就被我妈妈给喝住了:“你知道这只鹅在,咱们家小猪、小鸡仔、小鹅仔,小兔子就不怕被huangyou(baidu,google 都没有查到怎么写,也不知道学名)吃了,你才有鸡蛋吃”,生生地把我的高兴给憋回去了。后来没有那个鹅了,确实也怪想的,没有它追着我叮,我都胖了!希望这只鹅泉下有知,知道我还记着它,算是个小安慰吧!

    

  五月槐花开,家乡的槐花白得纯洁,于是小时候的我们常常上树摘槐花吃,整条整条地放到筐里,吃起来也特别简单:一手拿着茎,另一只麻溜地一抻,美味就诞生了,比做饭快多了,也好吃多了,不仅纯天然,而且还有花的清香,真真地当起了“采花大盗”。还有榆钱饭,也是我们最爱吃的,依然是那样的套路,不加佐料,绝对的绿色。当然,也会有失策的时候,槐花上榆钱上有一些小虫子,具体怎么办,这个嘛保密。

    

  春天捉鱼也是很有趣的事情,经过一个冬天的蛰伏,那些鱼早憋坏了,恨不能找个大海游游呢,于是争相跳出水面呼吸着新鲜的第二年的空气,这不明白的挑衅吗?敢在我们面前耍酷,纯粹找捉嘛!小型的工具,像簸箕,大点的工具,如网,我们是应有尽有。于是,先对河沟里的小鱼下手,它们都太笨了,在那个小世界里游,还以为挺好,呵呵,被我们逮了也算是幸运吧,起码我们不会使用炸药什么的(这个做法,我也会,只是总感觉危险性太大,所以不常用)损害他们的身体,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们会给个全尸。罪过,阿门。找一个鱼群多的河沟,探测一下上下游的水流,然后工程开始,先用网挡住下游,不让鱼群逃跑,然后再派一个人去上游挡住水流,这下鱼儿就算彻底完了。大伙开动马力用各种工具向外泼水,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水被泼干,条条鱼就只能任由我们处置了,用瓦罐啊什么的装好,回家后开始分鱼,之前家里人反对我们玩这个,后来因为每次我们总能改善一下生活,他们也就不那么绝决了,再后来,他们想吃鱼了就命令我们弄去,哼,这就是大人们!当然,抓鱼也不是一点儿风险都没有,水里动物多了去了(细思来,人都是从水里来的),时常被蚂蝗叮,大的小的,有时回到家,发现还在不懈奋斗往肉里钻的“崽子”,拔出来,心情好的话只将它放到阳光下暴晒,心情不好,再给它加点佐料,在身体上洒点盐。小鸡们不能抢我们的战利品,得等我们玩够了才能给它们调戏!后来,听艳涛说还可以钓虾,这下又来了兴趣,关键是成本小,不用带任何东西,就凭一根草,一个河蚌,一切就搞定了,把河蚌砸开,用有柔性的草将里肉绑起来,放到河边有草的地方,俯低身子,都可以看到虾过来的身影,于是等它用钳子夹肉的瞬间将它提溜出来,说着很简单,我却笨得厉害,不是被虾钓走了吃的,就是被虾的钳子夹着,不过不能懈气,还得努力。结果一上午下来,我只抓着一两只,而艳涛这个行家,10几个都是小问题。于是我提出到我家做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尝到吓的味道啊,不然的话,我那几只还不够过瘾的呢!小聪明!嘿嘿

    

  春天里干得最有意义的事情也许是跟着姐姐去挖野菜了,我从小不太关注这个,“打打杀杀”的生活似乎更符合我的个性,当年孩子头的我,也还是打过几场硬仗的,爸妈可能就是嫌我太闹了吧,让我姐抓住我,跟她一起去地里挖野菜。印象里有一种菜叫马苋菜,喂猪呀,兔子啊,小鸡啊,那些小动物们也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一见菜来了,个个都抛弃了自己一直维护的“淑女”形象,胡吃海喝起来,它们虽不雅,可我看着却是成就感十足。后来,上初中学英语,相信每个人都有过刚开始学英语的时候在英语下面写中文的经历吧,那个时候老师给我们念,thank you very much,然后,我就在英语下面写:三克油喂狗马吃,还扯出一个箭头来添加个标注——这个三克油可能是草,很有可能是马苋菜,所以狗不吃,马治疗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才吃。现在想来那时好有智慧,原来我从小就很聪明啊!嘿嘿

    

  小时候其实是不太喜欢春天的,因为一到春天,河就解冻了,爸爸妈妈就会限制我们出去玩的时间了,而河是我们的主场。

    

  不知不觉间,天就越来越热火了,夏天到了!

  

  to be continued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