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阅读
  • 0回复

假面的圣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浓痰拌饭
 



    
    
    假面的圣诞
      
    
      
      
    阿丽把托盘放在我面前,盘里是两份西餐。“我先走了,小安在基督山花园等我呢,”阿丽说,“麻烦你送到5号桌。”
    我点头答应。今天是平安夜,阿丽要赶去参加自己的订婚晚宴。而圣诞之夜,西餐馆又是最忙碌的时候,中国人过洋节,仿佛不吃西餐就找不到感觉。这点心理类似春节吃饺子端午吃粽子,已成为国人的一种节日文化,而且,绝对比西方更执著于枝节末叶。今晚光临的男士都是西装革履,并且今晚本店内部将举行化装舞会,全是欧美那一套做派。为此我特意熬了两夜自制了一副假面,它别致的造型,来自我大学期间画过的一幅画,相信能让众多的目光为之一亮。为了在舞会上起到出人意料的效果,我把它藏在吧台后的一个纸盒里,不愿提前示人。
    虽然客人爆满,但是大厅里依然秩序井然气氛恬静。这得益于本店严格的管理,得益于本店所属集团那位年轻有为的陈总裁。听说陈总裁是留洋的MBA,年纪轻轻就创下了偌大的产业,他的暴发史在企业里人人熟稔,他本人更是被象阿丽这样的小女生日思夜想地崇拜着。我敢说,别看阿丽今晚要订婚,假如陈总裁现身对她微微一笑,她绝对会把她的如意郎君给开了。可这也绝对是一种假设,因为陈总裁为人低调,别说让他示好,连他的庐山真面目,至今我们都无幸目睹。
    透过玻璃墙和各种典雅的饰物、花丛,大厅里各个桌位的情况一目了然,我看到5号桌对坐一男一女两人,正在融洽地谈笑。我端起盘子在吧台前站稳,又习惯性地朝目标桌位仔细望了望。可一望之下,我象遭到雷击一样,呆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是她?难道真是她?5号桌那位谈笑风生的女士,竟是我一生不愿再见到一生只能选择逃避的人。
    我下意识地朝四周看了看,柜台周围很冷清,时间已快10点,同事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虽然我不想面对5号桌的女士,但显然已不太可能了。
    突然,我灵机一动,想到了那个假面。当我又一次端起托盘的时候,玻璃墙上映现的是一张古怪却又别致的假面人。
    有必要解释一下平安夜我的遭遇。5号桌的一对年轻顾客当中,男的我不认识,女的却是我大学的同学,一个至今仍时常在我心底浮现的女孩。
    她叫晓雁。在班级刚成立的那个晚上,我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锁定了她。在略显明亮的灯光下,新生们带着初来乍到的兴奋在热烈地高谈阔论着,都想在极短的时间内充分表现自己。只有晓雁不事张扬地坐在一个角落里,朴素的衣着却怎么也遮不住与生俱来的光彩,她默默的存在象是有一种力量,使周围的斑谰与喧闹尽失颜色。于是,在班主任那天的点名中,我只记住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她,一个是我。
    接下来,我便以一个农村子弟的谨慎、纯朴,又有点自傲、狡猾地不动声色地接近她,直至如愿以偿地和她坐了同桌。和她同桌的日子真是一段美好到了极点的时光,我不必回头或侧目,就能看到她的倩影,感受到那天然的发自内心的纯美。我改变了不擅长的与异性交往的习惯,经常找借口与她探讨一些人生的重大问题,或者胡吹一些诸如萨达姆、克林顿之类的国际新闻。我极力向她靠拢,贴近她的思想,为了迎合她的音乐嗜好,我宁可放下自己心爱的小说创作去摆弄令人眼花的五线谱;为了她心情高兴,我更能容忍某个相当帅气的小男生长时间霸占在我的座位上同她套近乎。
    她喜欢看篮球比赛,我就硬着头皮以单薄之躯到校队去拼命。那年“五一”之夜,校队与纺织学院队进行比赛,双方打得难分难解,各自主力也都被罚下,我作为第六人被委以重任。这真是我不能承受之重啊,对方的中锋和后卫欺负我弱小,咬牙切齿想把我一口吞掉,他们把我挤兑得情绪十分低落。对方的比分很快上去了,我们眼看要输,但学校的美女啦啦队不答应,在一个劲地高喊加油。我实在是力不从心了,心理上已经准备放弃了。就在最后一次暂停的时候,晓雁出现在场地边上,大声对我说:“我要你打败他们。我会喊着你的名字为你加油!”我看见她激动得满脸通红,头发湿漉漉地贴在前额上,象一朵大雨中怒放的玫瑰花。
    再上场的时候,我果然听到在众多的加油声中,有她响亮的喊我名字的声音,显然晓雁使用了扬声器。我象是被通了电一样,在场上有如神助,跳投、突破、抢断、篮板、助攻,几乎无所不能。球队在我的带领下,终于在比赛结束的时候追平了比分。在随后的加时赛里,已经被完全压倒的客队在我连连的痛击之下,没有一点还手之力,我终于第一次带领球队扭转了乾坤。
    那场球赛之后,我明白了自己的人生中已经不能没有晓雁了。我的潜能,没有她的激励,是不能发挥出来的。换句话说,离开了她,我的一生将可能会一事无成。晓雁对我,似乎也多了些说不清的情愫。然而,那时我们已不再是同桌,她的表情我已不能象以前那样容易地捕捉到。这时,我与生俱来的一种农民式的懦弱和懒散,让我较长时间没有主动去表白,而晓雁的等待对于一个出色的女孩来说显然已经太长太长了。
    这期间我们只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那是在几个同学组织的郊游中,我俩仿佛不约而同地故意与大部队走散了。在爬一个大坡的时候,我伸手把她拉了上来,然后谁也没有主动挣脱,就一直那么不松不紧地拉着,直到大部队出现。
    毕业前夕,我才鼓足勇气,将一封信悄悄夹进了她的笔记本里,然后象一个想偷吃奶酪但又没有一点经验的小老鼠一样,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紧张地注视着她拿出笔记本,慢慢地打开,然后有些惊讶地看到了那信。当她刚扫一眼,脸上就有两朵红云泛起,看了一半左右,匆匆回头向我的座位瞟了一眼。我当然不在,我正在一边象发疟疾一样发着抖。感谢上帝,她终于看完了。她又把信原样叠好,又放回了那个笔记本的那个页码里。从此,我每时每秒在等待着福音的召唤,然而,她却没有如期来临。相反,晓雁开始有意避开我,疏远我,冷落我,我们没有再单独一起说过一句话,哪怕只是一句“今天天气不错”之类的话。晓雁再没使用过那个笔记本,我也没有去追问过为什么。其实在心里我反复问过她许多遍,又反复替她回答过许多遍,所有的原因似乎都是不成立的。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毕业后的去向已经成为除我之外全班人最关心的话题,大家已经没有心思再谈情说爱了。而我则在一个自己挖的深坑中怎么也爬不上来,我站在那个城市那个夏天有点悲情意味的晚风中,感到一种绝望的冰凉。我知道,我将永远错过她了。
    毕业后,晓雁留在市里一家报社任职,而我则谢绝了一家企业的挽留,孤身一人回到了家乡小城。几年后我与单位头头闹翻了,又只身来到了南方这座城市从零开始。而晓雁,我已经很久没听到过她的消息了,原以为从此天涯路人,可以心宁神静度过一生,谁知道上帝不许,偏偏让我与她在这个夜晚、这种场合相见,我又怎能做到坦然相对呢?
    “先生,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当我戴着那个假面穿过大厅时,许多客人已经十分注意了。5号桌的男客人抬目在假面上一停,却并不惊讶,倒是晓雁,露出了一脸的好奇,竟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美,真别致!”她还是那样,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
    她的声音也还是那样,富有一种清新的气息,能让人迷醉,而此时却让我心惊肉跳――我怕她会象以前那样直率地一伸手就揭掉我的假面。那样,我会找个地缝钻进去。幸好她只是说说而已,看来她已经有所改变,这又让我生出了一丝丝遗憾和惆怅。
    回到吧台后,我忍不住去猜测她和那男的的关系。夫妻?同事?一般朋友?………什么都像又都不怎么像。我突然又感到了那种冰凉的晚风,我是怎么了?不是告诫自己千万次了吗,晓雁早已经跟你没任何关系了。
    阿先走过来,湊在我耳边小声说:“阿凡,老板又在大发雷霆了,听说是因为你刚才戴假面招待客人的事。当心!”
    我只能在心里苦笑了。
    5号桌点名把我招呼过去。那个男的一张口就直截了当毫不客气地要我把假面摘下来让他瞧瞧。
    我当然礼貌地拒绝了。
    他愣了一下,大概没有想到我竟会拒绝。但他马上换了一种口气说:“对不起,是这位美丽的小姐说特别喜欢它的造型,请问哪里可以买得到?”
    我忍不住扭头看着晓雁,晓雁也以期待的目光看着我,不,确切说应该是那个该死的假面。少许,她若有所思地说:“这个面具让我想起了多年以前一个朋友画过的一幅画,可我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她若有所思的表情让我恍如隔世,我心里一痛,但迅速收回了目光,说:“实在对不起,这是本店特制的。谢谢您的欣赏,祝两位圣诞快乐。”
    说完,我转身走了。
    之后,我一直躲在柜台后面,假面毫无表情地陪在我的身边。等我再抬起头的时候,5号桌已空空荡荡。
    正怔忡间,阿先从楼求教专家身体上出现白斑什么原因上下来,喊:“阿凡,经理叫你去一下。小心点!”
    我笑一下,表示对阿先的感谢。
    走进经理室的门,我不禁愣住了。老板桌后边的高背椅上,坐的不是经理,而是5号桌那位男士。而平素十分厉害的经理,则哈腰站在一旁。
    “我来介绍一下,”经理指着那男士说,“这是我们集团的陈总裁。”
    陈总裁颇有风度地点点头,并不起身,只是示意我坐下。
    原来他就是年轻有为的陈总裁!我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直到经理把我引到一侧沙发上坐下。
    “你就是今晚戴假面招待客人的服务员吗?”陈总裁居高临下地问。
    我对这种明知故问的把戏十分讨厌,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是。”
    “我要升你的职!”陈总裁停顿一会儿,似乎治疗白癜风到就到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在等我的反应,而后又说,“因为今晚你的表现说明了你的水平已远远超出了服务员的标准。你的经理会为拥有一个象你这样精明强干的副手而高兴的。”
    我没有反应,而经理在一边却出现了惊愕的表情,他大慨以为陈总裁会炒我的鱿鱼吧。
    “另外,我有点私事跟你谈谈。”陈总裁说完,经理就明智地告退了。陈总裁走到我的对面坐下,说:“你能不能把那个假面送给我?”
    看我没有说话,陈总裁进一步地解释说:“刚才你也看到了,我的未婚妻非常喜欢它,我想青少年白癜风是因为什么造成的?把这当做圣诞礼物送给她。”
    陈总裁又说:“请您别误会,我不是以上级的身份要求你,而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请求你――如果你当我是你的朋友的话。”
    他说的入情入理,我有点欣赏他了。可是,我不能答应。
    陈总裁很失望,我却又一次让他失望了。我说:“对于升职的事,我只能说对不起了,因为明天我就要辞职离开这个城市了。”
    陈总裁的双眼里充满了疑问,但是他毕竟是陈总裁,什么也没有问。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